一家国产机器人企业人的笑与泪

admin 4月前 123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崔立勇

喜悦:新旧动能转换的脚步快了

    这段日子,珞石科技创始人兼CEO庹华很高兴。
    春节刚过,主动来洽谈机器人采购的企业就多了起来。与过去不一样的是,其中很多企业就来自山东邹城本地,并且分布在医药、陶瓷等多个产业。“珞石作为邹城东道主的感觉越来越强。”庹华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工业机器人的应用状况反映出地区产业发展的特点。以往,珞石拿手的“小六轴”工业机器人大部分销往华东和华南地区,那里是中国制造业最发达的区域。尽管也有不少机器人在青岛、烟台等地应用,但是年初开始邹城本地企业需求的集中出现,还是让庹华感受到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脚步越来越快。
    “新动能”既来自于新经济的壮大和新兴产业的培育,也来自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山东是全国经济第三大省,纺织、化工、煤炭、钢铁、铝电、造纸等传统产业均排名全国前列。邹城是孟子的故乡,也是传统资源型城市,煤化工、煤机制造等占据半壁江山。这种产业结构,既是发展遇到的压力,也蕴含着自动化、智能化改造的巨大潜力,更为机器人产业提供了广阔的应用空间。
    近年来,全国越来越多的生产企业发现,招工难、招工贵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中国机电一体化技术应用协会副秘书长王继宏告诉记者,大量调研表明,国内生产企业主动转型的愿望强烈,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各类企业都在为下一个周期的市场竞争进行自动化、数字化、信息化改造。
    庹华分析,机器人产业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快速发展,一方面得益于机器人应用技术的快速进步,另一方面则源于产业结构升级过程中,生产企业对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用工成本的强烈愿望。
    对机器人产业发展,庹华坦言,企业有着自己的理解,也有着自己的定位——在中国的机器人大潮中有所为有所不为,专心做企业擅长的技术和产品。庹华和两位合伙人2015年创办珞石,研发中心建在北京的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园;2017年占地2万余平方米的珞石(山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在山东邹城竣工投产,集工业机器人本体研发、生产、组装、测试、售后与集成应用研发于一体,成为山东省规模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公司。
    
泪水:国产机器人摆脱核心技术缺失之痛

    在2017年的企业年会上,大屏幕播放着一张张工作人员忙碌的照片。当一位员工讲述自己在过去一年中只休息过3天的时候,庹华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80后的庹华说自己是“草根创业理工男”。他了解技术之重,更深知研发之难。他从北大电子与通信工程专业硕士毕业,到爱立信工作,并先后进入民企和央企研究院。他告诉记者,珞石的节奏仿佛是一家快速进步的互联网公司,毕业于清华、北大、北航、浙大等院校的研发人员通宵达旦工作,就是为了掌握工业机器人的核心技术。
    核心技术是中国机器人最大的痛。占整机成本75%的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器三大部件长期依赖进口。
    记者了解到,减速器几乎被日本Nabtesco和Harmonic Drive垄断。我国在RV减速器领域,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明显;在谐波减速器领域只有苏州绿的等少数几家企业。随着中国市场需求量的增加,国外谐波减速器交货周期也开始变长,动则长达10个月的等待时间极大制约着下游机器人本体厂商。
    伺服电机相当于工业机器人的神经系统,除了南京埃斯顿等少数国内企业生产外,基本被松下、安川、多摩川等日系品牌和博世、施耐德等欧系品牌所控制。
    控制器是工业机器人的大脑,随着新一代工业机器人的发展,控制系统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发那科、安川、ABB、爱普生等外国产品占据我国八成市场。
    国产机器人要想获得长足发展就必须跨越重重技术壁垒,实现核心部件的自主研发。“控制系统做不好,机器人本体企业很难长久。”庹华带领研发团队在控制系统这一核心部件上获得突破,并凭借该领域的优势切入机器人本体市场。
    据介绍,珞石机器人自主研发的Titanite控制系统使用了先进的在线轨迹规划和动力学控制算法,使得机器人在高速运动的同时能达到较高的精准度。机器人的重复定位精度提高到0.016~0.023毫米。珞石也是国内首家利用力矩传感器扩展机器人能力范围的企业,机器人可以同时控制力和位置,由此胜任打磨、去毛刺等精密工作。
    目前,珞石控制系统的技术水平已经领先国内,在主要应用场景的性能与ABB、爱普生等国外品牌相当。珞石小负载轻量型机器人在打磨抛光、机床上下料、检测、分拣、装配等生产工序中得到广泛应用。

希望:在中国新兴增量市场出彩

    “新兴增量市场”,庹华说这是国产工业机器人应该瞄准的最重要领域。
    庹华表示,汽车产业长久以来被ABB、库卡、发那科和安川电机机器人四大家族垄断,这些国际巨头也在汽车等传统工业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然而,近年来中国的3C电子、食品、医药和服装等产业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旺盛。面对全新的应用场景和工作要求,四大家族并没有多少先发优势。而且在这些产业,国产机器人企业可以更快速地实现与应用企业不同生产工艺的紧密贴合。
    国内一家内衣生产企业,面对大量的订单,却招不到足够的工人。当珞石的工业机器人进入生产车间后,棘手的问题迎刃而解,生产效率由此提高了3倍。
    庹华透露,工业机器人应用在这样的服装企业需要攻克不少难关,包括要让机器人处理材质不同且质地柔软的纺织材料、工序精密且不能造成损伤等。国产机器人凭借解决这些技术难题的能力,在新的产业领域获得生产企业的青睐。
    德联资本高级副总裁樊雪松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与汽车不同,服装、电子产品等产业的生产工序往往呈现“多”和“杂”等特点,国内机器人企业相对而言更擅长满足这种差异化的应用需要。因为掌握了控制系统底层算法,珞石可以根据具体应用场景为工业生产量身定做用得起、用得好的机器人。
    在庹华看来,国内机器人产业未来还将经历大浪淘沙、去伪存真的过程,真正掌握核心技术、品质和服务值得信任的企业终将留下。他预测未来随着上游减速器等核心部件价格的下降,性价比更高的小负载轻量型机器人有望在未来3~5年出现,这将吸引更多中国制造企业应用机器人,机器人产业也将迎来新一轮爆发式增长。
“珞石”取自《道德经》中的“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一句,意为不愿意如玉一般华美,宁像石头一样坚实朴质,这正是珞石科技为自己确定的目标。“做令人尊敬的中国机器人企业。”庹华说。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